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财富大家》之《生于80年代

[日期:2021-09-14] 浏览次数:

  记得去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公布的时候,被很多人称作是70年代出生的代表人物黄光裕、陈天桥丁磊等人可以说是独领风骚,占据了中国富豪榜上最显著的位置。有人也据此认为,70年代正在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的中流砥柱。

  不过,新年当然要有个新气象,今天我们就把目光对准一个刚刚在中国经济舞台上亮相的新群体。这个群体都有着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他们都出生在1980年左右,很多人习惯地把在这一阶段出生的人叫做“80后”。由于一出生就赶上了计划生育政策,因此他们还有另外一个更加亲切的名字:“独生子女”。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些昔日在父母亲眼中的“心肝宝贝”已经站在了通往财富的门口。那么,这样一个群体在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时又会是什么样呢?对于财富,他们又是怎样理解的呢?

  街头一男士说道:“对于我来说,就有三样:一个是车,房,还有那种感受吧”,挽着女友的一个男孩说:“比较好的工作,比较有前途的工作!”一位和朋友逛街的女孩轻松的说道:“我觉得财富就是,自己挣钱自己够花就行了。”

  当我们问到一个表情严肃的红衣女孩时,她讲道:“我的阅历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财富。”最后,一位帅气男生的谈吐语出惊人:“我不太希望自己去追逐的是财富,我更希望成就的是属于自己的一份事业,而财富在这时候出现完全肯定是一个副产品的形式来出现!”

  赵明晨,“八零年代”主题餐厅的老板兼经理,从2004年10月餐厅开业到现在,他一直都是这样忙碌。

  赵明晨,1982年出生;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2004级毕业生,主要创业项目:餐饮服务业;爱好:喜欢变形金刚、www.508118.com。崇拜切格瓦拉,爱在主题餐厅里消磨时间。创业时间:2004年10月。

  “八零年代”是赵明晨和七个同学一起创办的主题餐厅。明快的橙黄色调,精致的酒具、蜡笔小新玩偶、电影《教父》海报,以及卡通招贴画,处处都展示出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的印记。

  “八零年代”的前身是北京联合大学的校园餐厅。赵明晨之所以被大家推选为餐厅经理,是因为他从小到大都是班长,能团结同学、会出点子,七个股东说,钱交给赵明晨,挺放心。所以在“八零年代”,例行的股东会要比其它公司少得多。

  谈起经营管理,赵明晨有自己的观点:“像一般的经营管理都是直接在这个决定了,但是除非有什么比较大的事情,或者说需要在原则上讨论的东西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凑到一起要开会讨论这些问题。但是一般情况下,简单的事情没有必要这样做。不会像那些老总那种很形式的东西,动不动就开个会什么的,没有必要。”

  “八零年代”餐厅,从孕育到出生,经历了六个月的艰难。先是和几个生意人共同竞标经营这家餐厅,还来不及品尝中标的胜利果实,就开始跑各种手续,从那时起他就一直忙碌。。。。赵明晨说,从“八零年代”餐厅诞生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没有逛过街。

  经历了种种困难后,赵明晨倾吐了一些不为旁人所知的心声:“因为以前不能说衣食无忧,但是也不会很发愁,包括就像我说的,每个人都有工作,所以说这个东西并不发愁。但是到现在营运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这个地方的基本生存都很难维持的情况下,这时候压力它就成倍成倍地在上涨。”

  除了资金上的压力,头一次创业的赵明晨还遇到了许多令他头疼的问题。比如,赵明晨原以为厨房只要简单粉刷一下就行,可装修好后却没通过卫生局的验收。原来,厨房进门就是炒菜的地方,洗菜、配菜在里面,整个操作流程是反的。结果,赵明晨不得不重新来过,这才把流程理顺。这样一来,他们不得不几次追加投资。餐厅原本打算在新生入学时就能正式营业,却延迟到了10月底,白白损失了不少商机,预算也从最初的15万到20万元,增加到了最后的50万元。2004年10月26日,“八零年代”餐厅诞生了,那一天,赵明晨和父亲抱头痛哭。

  谈起开业的第一笔资金,记者与赵明晨有一段对话,记者问到:“那我当时看报道的时候说,这家餐馆最后的投资是定在50万,是吗?”赵明晨回答到:“不到,将近吧!”当被问及父母是否直接给予他帮助时,赵明晨显得有点激动:“很多人!有很多人关心你,他会打来电话来问候你,或者说给你出一些他们认为是很好的主意,这些都有。”

  记者也顺便采访了就餐的老师、学生,一位联大的老师热情的谈起自己的想法:“我们过来实际上也是从支持学生就业的角度,首先要选择这个餐厅来吃饭的。”对于创业的艰难,一位女学生也深有同感:“知道创业有很多艰辛,也希望我们经常来这里消费的行动给他们一些力量。”

  尽管有很多人的帮助,但“八零年代餐厅”并不像八十年代出生的赵明晨那样“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它在成立之初的困难,似乎也预示着餐厅不会因为叫“八零年代”而受到任何特殊的照顾。

  认识赵明晨的人说,和80年代出生的很多人一样,过去的赵明晨充满了自信,像个战士,但现在,赵明晨更像疲惫的鸵鸟,特想蒙头大睡一场。赵明晨自己也说,为了“八零年代”,连想想谈情说爱都觉得很奢侈。每天晚上11点,赵明晨终于可以暂时放下一天的劳累,睡个安稳觉了。而11点,却是杨燕坤开始工作的时间。虽然同是80年代生人,她却没有像赵明晨那样去做一个实体,而是花2000块钱在虚拟的网络上办了一个小小的商店。

  “娃娃”是杨燕坤在网络上的名字,也是她网络商店的名字。“娃娃”的商店主营的是各种手提包。因为她卖的手提包是在其他商店里很难找到的,而且杨燕坤总能在5天内准时送到买家手上,所以赢得了同行和买家的一致好评。2004年,她荣获了“淘宝网”年度网络商店信誉五星勋章。作为一名网络“成功人士”,杨燕坤并不吝啬传授她的生意经。

  在所有获得2004年度网络商店信誉五星勋章的卖家里,杨燕坤属于80年代的新生代,她开店后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第一天晚上只要成交,第二天下午邮局下班之前一定要把货发掉。她说,这是她的立店之本。为了做到这一点,她甚至还专门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学习穿针引线、学习缝包裹。她缝的包裹,开始的时候针脚之间可以放得下一根大拇指,现在外形精巧针脚细密的包裹本身就像件艺术品,可燕坤的手也变得粗糙了许多。

  比起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杨燕坤上网的时间是从早上9点到凌晨2点,也就是说她的生活除了睡觉就是上网。她坚持认为自己的工作与“辛苦”离得很远:“我觉得第一个实现梦想,第二个是友情,金钱倒没有太大的要求。”

  春天生的杨燕坤的梦想是开一家大型的绿颜色的精品店,她说她的梦想是很多女孩的梦想。尽管这个梦才刚刚开始。虽然在努力的编制着自己的梦想,但周围的环境也常常会给燕坤一些压力:“因为一般说到网络,好像不管说你是开店或者什么的,就总觉得没有那些稳定,但是我觉得至少现在是可以看到希望的。”

  为了这个梦想,杨燕坤只工作一年,就把老板炒掉了,她说和她的梦想相比,办公室里紧张的工作气氛实在让她窒息。辞职以后,杨燕坤开始学着自己养活自己,说是自己养活自己,燕坤妈妈并不认同这一点,她说,那是燕坤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当妈的当然责无旁贷地要做拉拉队。不过现在燕坤已经每天都能卖掉10个左右的手提包了,价格从每个20元到70元不等,一个月下来大概有六七千块钱的收入。

  杨燕坤卖的手提包都是她辛辛苦苦淘来的,朋友们不喜欢和她逛街,说受不了她逛街的职业化,动不动就问,你看这个包适合卖给谁呢?她把这些包包称作“我的娃娃们”,每一次成交,在她的眼里,就像一次女儿的出嫁。

  在杨燕坤17个小时的工作时间里,除了10个小时用来照顾娃娃店,还有7个小时要照顾一家音乐论坛,这一方面是自己的爱好,另一方面也可以扩大一下顾客群。不过作为护法,她每天要定期清理论坛上的非法小广告和网友们的胡言乱语,杨燕坤说这可是得罪人的事情,经常招来网友们的责难,弄得她伤心极了,有时就连做生意也没有感觉了。

  当然,作为音乐论坛的护法,她的歌声还是迷倒了全国各地的歌迷,自出道以来已经在网上传了近30首个人单曲。

  17个小时的网络生活,会寂寞吗?杨燕坤说当然不会,那里有她的世界,她的生活和她的朋友们。谈到她网上的朋友,燕坤有些动情:“有一个姐姐,她是30多岁了,她好像是身体不太好。换了一个肾吧,引起的肝不太好,我们一开始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她就是在每个帖子里都写一句话,就说她再见啦、永别啦,这种特别消极的话。我们大家看了就是挺着急的,然后后来我们自发组织给她打电话,后来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说,那时候已经有好多朋友给她打过电话了,就是鼓励她。”后来那个姐姐再也没有提过有关“死”的话,杨燕坤说那是网络上温情留住了她。而这也是她在网络上除了金钱以外的又一大收获。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杨燕坤的创业之路只不过是小打小闹;为了实现一个梦而不要稳定工作的想法,甚至会让人觉得有点荒唐。但在杨燕坤看来,只要她坚持下去,就一定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理解象杨燕坤这样的年轻人。国内一名知名的心理学家就认为,作为市场经济环境中长大的一代人,“80后”从出生到现在,伴随着他们成长的是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他们更敢于挑战权威和传统理念。这一代人对网络、传媒等信息传播方式有敏锐的体验力和高度的吸纳性。下面的主人公是肖冉和他的伙伴们,他们成立的是一家文化公司。

  2004年的冬天,出奇的暖和,气象专家说今年的冬天是暖冬,所以天气总给人深秋的错觉。11月的一天,2005届大学生招聘会如期在北京农展馆拉开帷幕,许多上个世纪80年代出生的大学生像当年他们的师哥师姐一样,涌进一个个招聘单位的展位,推销着自己。他们把这种推销叫做“突围”。肖冉和陆琴琴没有参加这场被称作“突围”的竞争,而是和另外一个伙伴专心致志地策划着图书的出版。在北京大学南门一栋写字楼的地下室,我们见到了肖冉和他的团队,我们到的时候,他们正在忙着联系新书的策划人。

  肖冉,1982年出生,工作经历:在北京大学上学期间兼职做了2年的计算机程序书的写手;目前主要创业项目:图书策划;爱好:周游世界。

  陆琴琴,1982年出生,工作经历:无,目前主要创业项目:图书策划;爱好:看几米的书

  肖冉给我们介绍公司的时候总喜欢说“我们公司”。成立这家公司一共花了肖冉他们8万块钱的启动资金,肖冉说那是他们的血汗钱,那份辛苦钱让他现在想起来还有点“不堪回首”。他说道:“那时候会些计算机方面的软件,写一些计算机图书。但写计算机图书很枯燥,不停的做例子,然后截图,然后写,比较枯燥,现在我觉得比较舒服一些。”

  肖冉的公司主要策划的是经管类、励志类的图书。肖冉说,和那些大部头的经典书籍相比,这些书卖得更快、成本也更低。所以公司每天的选题会,就是绞尽脑汁想办法让经管类书使读者有赚钱的热情,让励志类的书能激发读者“活下去的勇气”。我们到的那天,选题会开了1个小时,似乎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着 “这本书给谁看”进行,市场 —— 这个抽象的名词在肖冉和陆琴琴眼里,可能是一个标题,可能是一个作者,也可能是一个极富个性的封皮。一段时间的打拼后,肖冉也积累了自己的一些生意经:“现在的书更加市场化,市场可能需要一个更漂亮的产品出来,因为一个顾客他去书店选购书,他可能时间只有几分钟,他首先看到的是这个封面,还有书的标题,他有兴趣然后停下来翻一下,可能一分钟两分钟,然后他回决定买或不买。图书市场就是说你要做五千册,卖到五千册,等于说你这个投入和你这个成本之类的,相当于是平衡的。”

  肖冉说,虽然设计封面是出版社的事情,但是每次他们都努力说服出版社加进他们自己喜欢的元素,许多时候他们都失败了,但也有例外,比如这本。

  陆琴琴在策划会开完后就去了离公司不远的“风入松”书店,她要做经管类和励志类图书的市场调研,下午将是她最忙碌的时候。和琴琴的轻松相比,肖冉似乎并不轻松,压力从何而来,肖冉说:“因为你要接触很多的书商,比如是一些个人的小公司,他们经常拖欠你的钱,所以有时候很麻烦,打电话都找不到人了。实际上这个东西,不可能说为了一千元以下的一些书去跟人打官司,我觉得这样很不好,关键是一种信誉吧。”当被问起有没有做的好的成绩时,肖冉也掩饰不住自己的一丝骄傲:“有一本《开家咖啡馆》,卖了2万册。在这套书里相当好,在同类的图书中,就是开店方面的同类图书也是相当不错的,全国前5名吧。”

  当记者问起他的书有没有被盗版时,肖冉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希望吧,我希望能被盗版。”

  在肖冉看来,有盗版就说明有市场,因此他现在会不介意甚至有点希望被别人盗版。不过,肖冉说的盗版到现在也没有发生,而5000册,也成了他们出版的每部书,都要突破的一个门槛。

  曾经有这样一个说法,“70年代是颓废的一代”,“80年代是迷茫的一代”,但是我们的记者在采访中却感觉到,无论是赵明晨,杨燕坤还是肖冉,他们表现出的是一份与他们年龄不太相符的成熟和自信,并且在谈到创业的时候都提到了理想。尽管那个理想对他们来说,不算遥远,但是却并非是触手可及。

  由于开店的30万块钱是父亲和亲戚们赞助的,赵明晨心里像压了块石头,他的短期目标变得非常现实,他也是我们采访的三个年轻的创业者中笑得最少的人。赵明晨的一句话令我们也感到了那份压力下的沉重:“我们现在最努力的事情,是要维持这个平台不要倒塌。”记者问:“如果赚到第一个10万,你会拿它做什么?”赵明晨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三个字:“还债啊!”

  虽然目前的状况有些艰难,但是在谈到对财富的看法的时候,年轻的创业者还是流露出80年孩子特有的憧憬。

  如果说80年代出生的孩子在创造财富的旅程中只迈开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那么70年代左右出生的财富精英们则是在金灿灿的富豪榜上艰难前行。博客网总裁方兴东就是其中一位。一起来听听他对生于80年代的人创业的看法,“我相信,大量的创业都会以失败而告终,这是普遍性的规律”,方总说道,“以前说到大学生创业,很多人都是反对的,我一直是旗帜鲜明的支持这个创业的。”

  方兴东,博客网总裁。1969年出生于浙江义乌, 按他自己的线月方兴东考入清华大学,攻读电子商务博士学位。1999年9月休学创业。被誉为“中国信息产业最具影响力的独立评论家”,目前他的公司资产已经达到四千万元。回忆起自己5年前休学创业时的冲动,方兴东说:“当时我创业主要是看到互联网起来以后整个互联网的研究咨询是一个空白。我是想在互联网研究跟咨询里面怎么样做到独一无二的一个品牌出来。风险创业很大的特点就是时间性非常强,错过了这个时机,就不会有新的机会了,所以当时我为了抓这个机会就把学校的事情先停下来了。”

  虽然在很多人眼中,他已然是一名IT业界的成功人士。但在方兴东看来,他依然认为自己是抓住了仅有的机会,并且没有在互联网的潮起潮落中倒下而已。而这一点对于今天创业的生于80年代的人来讲,有着很大的不同。“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就是机会不同吧,70年代的人基本上互联网是他们最大一次创业机会,但是对于80年代来说,基本上各行各业都有机会,所以说整个创业的机会是好几个数量级的差异”,方总又说道,“但是同时也意味着机会多了,可能难度也就大了,挑战也就大了,这是相辅相成的。”

  与二十一、二岁就开始淘金的肖冉等人相比,而立之年才开始创业的方兴东并没有太多创业经历,但方兴东认为,年龄和创业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会因为创业者选择领域的不同会有所区别。这一点他也希望能够引起有志创业的年轻人的重视,“在这个风险创业里头,因为基本上是别人没有做过的,所谓的创新就是颠覆传统。”

  当记者提出让他给赵明晨、肖冉等人提出一些建议的时候,他的回答也异常地简单:“在困难的时候,你能不能坚持下来,那个时候放弃很容易,别的机会看上去比这个机会美好的多,这个时候你放不放弃,我觉得这是考验一个创业者最根本的一点。”

  “光荣属于八十年代的新一辈”。二十年后再听这首老歌,心中泛起的是一股温暖的感觉。二十年过去了,当初听着这首歌长大的人,现在已经活跃在中国经济的各个领域。那么再过十年、再过二十年呢?当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发现,在赵明晨、肖冉这些新生代身上我们已经看到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