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故事:长相丑的我嫁一帅气老公婚后三年无孕才知这婚姻有阴谋

[日期:2022-08-31] 浏览次数:

  似乎受到了惊扰,门里发出闷闷的一声“咣”,有什么重物落到了地上,但却没人应答。

  “不需要!你不认字,还是高度近视?门口不是挂了请勿打扰的牌子了吗?!”一个不耐烦的男声响了起来。是林君,绝对是林君。

  “我们不需要打扫,谢谢。”女人高声追加了一句,然后小声嘟囔,“不需要就好好说,你骂什么人啊?”

  服务生应该是见怪不怪了,只把挂反了的牌子翻了过去,便要离开。可没等清洁车轰隆轰隆的声音开始叫唤呢,女人已经开始叫唤了:“好好好,你没错,是服务员错了,行不行?”

  站在一壁之隔的消防通道里,两人说的字字句句,9088com九龙高手论香港赛马,真是万箭穿了我心。一股剧烈的疼痛感蔓延全身。

  我下意识地抖着手在包里摸索:口红,不对……木梳,不对……粉饼,还是不对。

  这把刀是我去年双十一时买的。六寸,不能折叠,从刀尖到刀柄尾部长二十七点五厘米,刀柄浅紫色——我最爱的颜色。

  那天下单,一时手抖把原定的不锈钢材质点成了陶瓷的,林君给我好顿数落。说什么,陶瓷的也算是刀?

  不过这陶瓷刀还挺争气,林君削个苹果,第一刀就赠他半厘米深,三厘米宽的大口子。我当时要不是看他捂着哗哗淌血的左手哀嚎,真想问一句:“陶瓷的不算刀?”

  算不算刀,今天我都把它带出来了。特地背了个大包,好让这二十七点五厘米淹没在口红、护手霜、面巾纸、耳机……一系列杂物当中。

  为了顺利抵达目的地,我还避开便捷的地铁,选择了打车。毕竟,因为违禁品被阻拦在闸口外的人几乎天天都有。我可不能犯这个傻。

  要是再稳妥些,应该在宾馆对面的便利店里现买一把的,可是我没有。第一,提前踩点儿时发现,因为没人购买,那里有好久不进刀具了。其次,我莫名其妙地觉得,包里这把紫色小可爱似乎更喜欢跟林君有亲密的接触。

  此时此刻,满头细汗的我攥紧了刀柄,非常非常的紧。脑子里开始复盘自己踏进酒店之后的全部行动轨迹。

  隆冬时节,这家主打温泉旅游的酒店前台熙熙攘攘都是退房或入住的游客,整个厅堂里的氛围热闹而紧张。设计师把东南亚风情整个搬进了室内。棕榈树,鸡蛋花,潺潺流水,蕉影婆娑。

  最妙的还有一只五彩的金刚鹦鹉在鸟架上说“恭喜发财”——所有人造景观里唯一的活物。除了被链子拴紧的它,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接着,我装模作样地拉了个服务员询问洗手间的位置。果然,他给我指向刚好在消防楼梯旁的那一间。我微笑道谢,用右手抓紧大包,尽量优雅地走过去。

  在门口假装辨认男女标识时,用余光瞄了那个服务员跟四周,没有人注意到我。然后,轻轻一推,消防铁门开了。

  上到四楼时,开始大口喘气。挺长时间没运动的我心脏急速跳动,完全是缺氧的表现。一早起出门就隐隐作疼的小腹愈发要告诉我,月事将至,必须关注身体。可此时,又怎么有功夫去……算了算了,五楼到了,要到头了。

  可这楼道里的灯怎么突然暗了呢?我……我为什么要腿软?疼——怎么又是肚子疼?真要来例假了吗?偏偏这时候!至于疼出汗吗?眼睛都看不清了,知不知道?!

  无、济、于、事。一百三十五斤的初芽正在瘫软下去,如此,这个隐蔽的角落就藏不住我了。

  “患者家属,你稍微控制一下情绪。我这边儿得急救了。”这应该是大夫的声音。

  “初芽初芽丑小鸭,爹不疼、娘不夸。考了第一也没用,又肥又胖没婆家!哈哈哈!”这是我村里那帮讨人嫌的孩子唱的。

  我妈嫌弃地推开我的手,不耐烦地回复:“人家也没说错啊,你的确又丑又肥。我还能因为这个跟小孩儿吵架去。得得得,别哭了。你下次不考第一就行了。人丑,还爱出风头。你把尾巴夹住了,谁给你编儿歌?”

  听了这话,我正要大声嚎啕。爸在里屋开腔了:“我家老大是丑,但你也不能这么说话呀。你美!你美有什么用?都遗传给老二那个秃小子了。一个小子,长得眉清目秀的有什么好?”

  “哎——我就是偏心,怎么着吧?”她笑,笑得无比自豪,“你敢说你不稀罕老二这小模样?”

  “稀罕!放谁,谁不稀罕?我的大儿子哟!”爸顿时忘了刚刚还在为我撑腰,顺手接过那粉团儿,与我妈笑在一处了。

  我想去抢弟弟,想让爸妈也看看我,可是……他们一直在笑,一直笑。我只能一直哭一直哭。

  “初芽,你醒了。”白萍萍这话说的悲悲切切,颤颤巍巍。不像劫后余生,倒像我该一直这么睡着似的。

  “张勇,你给我买点儿水去。”白萍萍转身对她在真人秀节目做副导演的丈夫说。那男人很听话地出去了。

  白萍萍停下动作,恶狠狠地质问我:“我帮你把真相查出来,是为了让你去干这个?初芽,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傻呀?!”

  “家属你帮忙控制一下患者情绪啊,这流产多伤身体啊,不能哭了啊。”不知何时,护士进来换药了。

  我突然就累了,从三天前做好计划时,提起的那口阳气瞬间消散在这带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而我顿时成了个千疮百孔的洋娃娃,任什么材料,如何的手工都补不好了。

  头挨着枕头时,抬手抚了抚自己扁平无比的肚子。我在心里一字一顿地说:“对、不、起。”

  “哦,就北京,上海两头跑,有展会,我帮忙过去布展。”我嚼着馒头,如同嚼蜡。

  “还是让林翠过来给你号号脉吧。开个方子调理调理。”林君说着就拿起了手机给自己龙凤胎的妹妹打电话。

  我赶紧按住他的手,说:“别了,林翠新交的男朋友,正如胶似漆呢。大周末的,你折腾她干什么?”

  “什么男朋友能比我们老林家的香火重要?咱俩结婚三年没孩子。我们不急,我爸他七十多岁的老头急呀。”他说什么都句句在理。

  “她敢?我是她哥!”不知怎么,男人突然就怒了,“离婚的时候,知道跟我哭,让我给她撑腰了。现在有了新男人,这么点儿小事儿就不来了?”

  我刚想笑。只见林晓君按下语音键,就嚷嚷:“林翠,你干什么去了,电话关机?!香港六合下期推荐号码,你嫂子例假不准,生不出孩子!你就袖手旁观地看着吗?

  大学毕了业不工作,受你前夫蛊惑非去学什么中医,要到国外开诊所。我跟爸当初由着你胡闹,也无非是想以后给自己家人有个健康保障。现在倒好,我们老林家续香火的事儿,你不想管了?!”

  林君突然意识到他刚刚的说辞有些过分,想开口往回找补。我的脸上早已冰冻三尺,冷冷地说:“谁说生不出孩子,就是因为我例假不准?万一是因为……你有无精症呢?”

  他怒发冲冠,朝我的方向踏了一步,似乎要吃人。我禁不住心中暗笑,嘴上却极其认真地说:“我上个月特意去省妇幼做的孕前产检,什么毛病都没有。大夫当时就建议,让你去查查,说我俩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男方有少精或无精症。”

  “哎呀,老公,你别这样啊。我们去查查,查查就知道了。”我走过去,拉起林君的右手,“如果你真有问题,我们就治病。哪怕治不好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放心。”

  起风了,白纱轻飘,漫不经心地刮掉了窗台上新插好的紫罗兰。水从破瓶子里流出来,细长的一线。花也碎了,碎得满地狼藉。

  “拍摄角度造成的吧?芽芽,婚姻的基石是信任,你别疑神疑鬼的了。我相信我哥一定不会在这点上出问题的。”林翠下意识地拍自己胸脯。

  “可是……林君从来没让我去过他这个新公司。”我委屈成一团,眼里已经蓄了泪,“逢年过节带家属的聚会,我也……从没参加过。”

  “怎……怎么可能呢?那女的身材容貌还都不如你呢。而且大我哥八岁,离婚,带个拖油瓶……不可能,不可能!”

  我手机被调到了最大的音量,林君夹着嗓子,极尽温柔的声音响起来:“姐,你今天酒喝太多了,到家就早点儿睡吧。明天正式签约的文件我都准备好了。”

  声音停下,林翠的正义感终于迸发出来:“芽芽,这事儿我知道了。爸年纪大了,也不好惊动,就我这个当妹妹的来管吧。”

  我梨花带雨,抽噎着:“他俩有没有实质的事儿,我还没搜集到证据,也不知道是怎样的。但我……但我不想离婚。我有多爱林君你最知道了。我不能没有他,不能没有这个家啊。”

  “嫂子。”林翠铿锵有力地说出了这个神圣的称呼,“你不会没有家,没有丈夫的。我来处理。”

  “翠——”我走过去抱住林翠,伏在她胸口哭泣,“当初是你帮我追到他的。这次……这次你也要帮我啊。”

  “没事的,芽芽。我帮你,一定能行,一定可以的。”林翠紧紧回抱我,宛如当年。

  我在林翠与第一任丈夫的婚礼上再次遇到林君——我大学室友的龙凤胎哥哥,我们那一届的风云人物,我暗恋了整整八年,并打算永远藏在心底的那个人。

  我一听这话,急了:“哪有不想告诉你,我就是觉得他特别特别好,让我为他做什么,我都愿意。”

  “不会是因为那次吃饭,他说你是单纯可爱的小妹妹吧?”白萍萍笑得前仰后合,“人家是暗示你傻呢?芽芽妹妹。”

  “他玩游戏的时候替我完成任务?冷气开太足,就给我披衣服。他还答应给我找四六级的复习资料,说有什么难处可以跟他说,他会帮我的。”

  “替你完成任务是因为他跟你分一组,你输,他也跟着受罚;借资料,那是借给我们整个女寝,人家亲妹妹在我们这儿呢?人你自作什么多情;披衣服,那叫绅士风度,做给桌上所有人看的;说有难处找他,是林君的口头禅,就客气客气,你真有事儿找他试试?”

  “行行行,林君是最好最好的人。追他的人能从我们寝门口排到学校大门口去,你可得加把劲儿了。”

  白萍萍的话,让我低下头,很低很低。过了会儿,才回应:“我有自知之明,没想过去打扰,远远看着他就好了。”

  我因为业务扎实再加上运气好,已经升了小主管。我还用自己从上大学期间就勤工俭学的积蓄和某笔业务的奖金,凑够了一间市郊期房的首付。而在酒桌上嚷嚷着,下一步要自主创业的林君应该是刚刚失业了。

  那一天,他喝多了,吐过后,坐在宴会厅某个阴暗的角落里休息。丑小鸭初芽自然是不能过去的,我哪来的资格?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在跟新娘道别时,悄悄提示林翠,他哥哥的状态似乎不太好。

  很突然地,林翠拉住了打算转身退下的丑小鸭,在我耳边说:“芽芽,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哥吗?我帮你,好不好?”

  如同被抓了现行的小偷,我防御性后退。可林翠不依不饶,紧紧地回抱住我,暗哑着声音继续:“没事的,芽芽。我帮你,一定能行,一定可以的。”

  我记得那天的那一刻,自己莫名其妙地哭了,哭得泪流满面。竟然跟今天的此刻一模一样。

  我坐在主桌,林君的女老板穿了正宫红的旗袍,妆容精致。她让自己初中快毕业的儿子叫我舅妈。还说什么,一直把林君当家里人看待,这一声舅妈,我是当得起的。

  我微笑着与徐娘半老的“正宫红”亲切交谈,优雅得体地回应主桌上每一个重要的交际。

  突然桌上年纪最大的副总站起来给我俩敬酒,他意味深长地说:“今天终于见识到了林总夫人的风采,我必须夸一句我们林总——这贤内助娶得好啊。别看林总年纪轻,但比起现在某些只看重外在花架子的小青年强太多了。来,为我们林总的务实干一杯!”

  我看着林君的脸色一点一点地变成铁青色。猛然想起这敬酒的人应该是林君的死对头,再一瞄整个主桌上坐在男人身边的侍妾们个个年轻貌美。一下子就明白了,林君始终不肯带我来这种场面的原因。

  “哥,果然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随着林翠这脆生生的一句开场,好戏开演了。